指導患者抗磷脂抗體(抗磷脂抗體,ApL)風險分層,其中高風險抗磷脂(3葛抗磷脂陽性中/高滴度正,正狼瘡抗凝),特別是伴隨其他當血栓形成的風險因素,一級預防建議抗血小板治療。當血栓形成(妊娠或手術後制動)的高風險,低分子量肝素可能需要預防性治療。 SLE患者繼發ApS是原發性ApS的原則,不建議患者或處於動脈血栓民政事務抗磷脂之前使用新的口服抗凝血劑的高風險。

undefined

紅斑狼瘡治療醫生以往會用到處方類固醇和傳統抗風濕藥,但因要的副作用會影響到器官功能的健康,現在用生物製劑輔助不單單可以減輕傳統藥物引起的不適,又能有效控制早期病徵。另外,在早發動脈粥樣硬化發展方面,既往隨機對照分析研究調查結果可以表明,對SLE患者生活常規管理應用他汀類藥物並不能阻止亞臨床動脈粥樣硬化的進展,所以我們應對患者需要進行一個危險分層。以上僅對2019年EULAR指南中主要技術更新教學內容作了簡要解讀,完整工作內容還需對指南進行系統詳細研讀。值得注意的是,指南中的用藥方案多數都是基於歐美人群通過研究,包括激素方案、MMF劑量等,臨床醫師在實踐中應結合不同患者提供具體實際情況及時給予個體化治療。

以往醫生會處方類固醇和傳統抗風濕藥紅斑狼瘡治療,但會有副作用,影響器官功能,現在以生物製劑紅斑狼瘡藥物輔助既可減輕傳統藥物引起的不適,又能有效控制早期病徵。很多人都知道類風濕性關節炎會導致關節腫痛,所以一旦出現關節腫痛,首先會認為自己有類風濕性關節炎,但不知道系統性紅斑狼瘡會有類似的症狀。 系統性紅斑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都可能涉及關節,那麼兩者有什麼區別和聯系呢? 系統性紅斑狼瘡(SLE)是一種發生於育齡婦女的“重雌輕雄”疾病。 我國患病率約為0.03~0.07[1]。 SLE是一種由自身免疫介導的彌漫性結締組織疾病,以全身多器官損害為特征。 SLE患者因免疫系統異常和異物攻擊引起的一系列症狀而患病。 SLE異質性強,輕者只影響皮膚,關節,重者可累及多個系統,如:血液系統,腎,心,肺和神經系統。

類風濕關節炎(RA)是一種以關節受累為主要工作表現的慢性、系統性、炎症性的自身進行免疫反應性疾病,致殘率較高,可發生於中國任何一個年齡,好發人群為中老年對於女性。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我國RA總患病風險人群比例約為500萬[2]。RA除了會影響以及關節,還會受到累及關節外的組織和器官(如肺間質細胞病變、心包炎、胸膜炎等)。SLE和RA患者的關節運動症狀可以較為具有相似,多為小關節、多關節受累,多表現為不同疼痛或腫脹,部分根據患者可能還會不斷出現一些肌肉受累,表現為肌痛、肌無力。SLE和RA患者一般都會開始出現晨僵現象。除關節活動表現外,SLE和RA患者治療均可累及關節外髒器及系統,如:肺部、心髒、神經網絡系統、血液管理系統等,導致企業一系列相關並發症與合並症。

相關文章:

克服狼瘡,幹細胞治療,以降低死亡率,緩解症狀,疼痛

中醫藥治療紅斑性狼瘡

系統性紅斑狼瘡的靶向治療

消除病理發生改變的免疫系統細胞

近年來,突破和熱生物制劑

    全站熱搜

    遺忘的告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